...ご蓝色轨迹╃

夜の翎:

少女心大爆发摸了心爱的巴卫❤快到梦里来!(・ε・●)

盛夏光年:

————2014年终总结—————

lofter上也来一发,想说的话都在最后一条了


大家新年快乐~

 

WhiteNight 重の国:

MACROSS F ~恋离飞翼~

PO个P好的无损大图,婚纱写真样照(并不是

就是要的泪盈盈的感觉,恋离飞翼里女王开场几分钟就吐血跪了QAQ好心痛。

套图等年后有空生出来,来催我呀来呀(( ̄ε(# ̄)☆╰╮o( ̄▽ ̄///) 

Castle Mango:

加州清光:三日

休了个假回来开始刀男的一年

谢谢三日,第一次合作很开心~~

Yuka Lostman:

异常高产的一年,有太多心得当真要写的时候却无从下手。

那就说到这里,没有然后。

想说的都在图上了,新的一年多担待了:)

【画手退化录在主博:http://yuka22.lofter.com/post/2aa610_4ec90bc】

-熱得流油-:

【境界彼方-约束之绊】

打歌服版本w

我们简直就是在跳广场舞好吗!笑死了

其实拍动作的时候最蠢的就是我,一直和大家不同步害的重来了很多次!真的很抱歉【m(_  _)m】

小伙伴们不嫌弃鱼唇的我实在是太好了!

偷偷讲:大佬君和奶粉已经被杰尼斯相中了,准备发展成为新的王牌——大奶君!!!请大家多多支持<<<别信


君君现在在我心目中已经成为了变态绅士痴汉的代言人

奶粉一秒钟进入角色麻吉变态有木有!

weisa的开口笑颜真的好好看,在家偷偷对着镜子学了很久果然还是不行!

我的鸡鸡的爱酱简直萌爆了啊!!!

就连摄影肉肉的肚腩在那天都是这么的帅

我知道自己有各种的不原满表情和装备都[蜡烛]但是真的玩的很开心>w<

感谢被我水来看番还一起来出的小伙伴们!有你们实在是太好啦w!!


栗山未来@錢Kane 

神原秋人@Real奶粉酱 

名濑美月@爱与正义腐战士weisa 

名濑博臣@大佬大佬大佬君 

新堂爱@萌橙囧兔

PHOTO@蔬果肉肉


↑↑↑链接通往wbid↑↑↑

[團兵] [醫生x醫生] Dr. Smith 01.

日常空白:

艾爾文翻過身拍掉鬧鐘,帶著疲倦的起身。
夜間的醫院很安靜,大概因為夜班醫生的休息室被貼心的安排在日間診療大樓內,不會聽到儀器的聲響或病房內的吵雜。
當然該來的還是要來,抓了白袍,艾爾文泡了杯咖啡一口喝下、看著鏡子的自己、眼下明顯的黑眼圈。
已經連續十幾天的日夜班交接、雖然門診的時間已經改過壓縮不少、但多數老病患回診還有進出手術房的精神壓力、讓人有點承受不住。

又不是年輕小夥子又衝又壯的、苦笑兩聲離開鎖上門。 
會突然這麼幹勁是有原因的,艾爾文走過走廊、搭上電梯、到一樓後走了一段路,來到夜間也吵鬧不已的急診。

「艾爾文醫生、這些可以麻煩您去看看嗎?」一走進急診室馬上被護士抓住,艾爾文手中馬上多出一疊資料,看護士手指向暫時床位區,點點頭要另一位護士幫忙推診療車、投入忙碌的商診。
最近是流感的季節、雖然兒童醫療不是專門,但還是可以做出精準的初步處理,確定幾個體溫偏高孩子的診斷,艾爾文回過頭要找實習醫生商量。
「請這樣處理。」低聲說著,突然聽到熟悉的聲音正在哄孩子,轉過頭看忙碌的身影。

「里維醫生。」艾爾文露出笑容,交代完事項後和正在做記錄的男人擦肩而過,手輕輕擦過他的手背又放開。
「史密斯醫生。」皺著眉看起來有些嚴肅的男人回了對方的招呼,看他離開的身影,手蓋在被撫過的手背上。
很快就被護士叫到下一位病患身邊,雖然急診室不大,但忙碌的夜間也只見到艾爾文一次,不知道第幾次要護士將病患帶去照x光和進一步檢查後,里維結束忙碌的看診工作。

離開急診前、看了一眼職班表,里維看男人將值班到門診開始,知道不會再碰上面,將自己的名牌拿下,將白袍脫下後打算回家。
因為太累了一回家就將衣服丟進洗衣機、衝忙洗完澡趁天還沒亮窩到床上睡了,想想從午班執道大夜班也夠嗆人的、但身為大醫院的醫生多少要經歷這些、趁還有辦法還有體力多做一點──
連在心裡多想事情的餘力都沒有、很快就熟睡了。
但好像沒睡多久、手機響了,里維在床上掙扎、抓著床單張不開眼又找不到手機,摸半天後,聽到手機被接起來、男人有些沙啞的聲音響起。

「喂、這裡史密斯。」男人熬夜後聲音總會略略沙啞,里維聽到熟悉又平穩的應答聲,快要睡著又驚覺睡上好一陣子了,聽電話被掛掉,床因為坐上男人的身體略略下陷、感覺頭被輕輕撫摸,耳邊感覺到氣息和溫熱。
輕吻里維的側臉,看他睡累的樣子,知道他大概醒了卻爬不起身,又吻上他的耳垂、直到頸部。
「我親愛的寶貝、你打算要讓我繼續吻下去、又或者張開你那雙黑眼讓我看看?」
「先去洗澡吧混蛋。」自己的聲音也好不到哪裡去、聽男人又笑了,氣息在頸邊有些騷癢。
「我知道呢寶貝、那可否在你親愛的王子洗乾淨時給個熱吻?」
「──你還是跟你的女病患說吧。」推開男人的頭,摸到略略的鬍渣,「快去洗澡、有要吃什麼嗎?」
「里維親手做的什麼都好吃。」舔上摸到自己臉的手指,艾爾文笑著,看床上的人皺著眉還是沒打算醒。「啊認真一句、剛剛醫院那邊打電話來、問你能不能支援周末班。」
「──我考慮一下。」終於張開眼,看艾爾文也有點憔悴,「你真的快去洗吧、看樣子也累壞了。」

「嗯。」
里維聽到浴室的水聲,終於坐起身走到廚房,翻了冰箱裡的食物,因為不常在家裡也沒多少食材,洋蔥和義大利麵、冷凍庫裡有培根,勉強可以湊個義大利麵、打開番茄罐頭、調了味燒水煮麵,撈起一條麵在嘴裡咬著、是艾爾文喜歡的略硬口感。
撈了一份起來、替自己的分煮久一點,擺盤時看男人走出來、身上穿著浴袍,那讓人討厭的完美外表和外溢的荷爾蒙就算連續幾天的職班也絲毫沒少過。

真是討厭的要命。
看男人打開冰箱拎出礦泉水、倒了兩杯放到桌上、雙手撐臉一臉愉快的看自己在廚房忙碌的樣子,里維將義大利麵端到桌邊,用手用力戳了一下他的頭。

「把頭擦乾好嗎?醫生感冒很蠢耶?」
「嗚啊我生病了可以求里維醫生照顧我啊。」帶著笑意回到,拿過他遞來的叉子,看里維轉頭回房間,「而且要專人照護喔?不要巡巡房就走了。」
「你是白癡嗎?」拿了浴巾蓋在男人頭上,用力擦了擦,「如果那些小騷貨敢踏進我們家我就砍死你。」 
「嗚啊好兇。」頭被抓著有點痛但又很高興,艾爾文瞇著眼讓里維擦頭,看他臉上還是非常疲倦的樣子,「周末值班我去吧?」
「你禮拜四五都有門診、別鬧了。」

男人在婦科方面簡直是醫院的王牌,當時說要轉急診室嚇壞一群人,後來好說歹說的勉強保留門診、但濃縮時間。
艾爾文的理由是、急診區的醫生長時間從缺、原本就有急診專長的自己當然不能漠視這個問題。
但知道內情的人都曉得,他喜歡上在急診裡忙碌、那個年輕、看起來嚴肅卻又熱衷診療的里維。

「那你就不要答應、我好久沒抱著你睡了。」原本是在護士叢中打滾的花心醫生、卻在找到心目中理想對象後變成替另一半守貞的乖乖牌,˙當然,這都是熟知艾爾文性格得醫生私底下的玩笑話,殊不知兩人交往前里維還逼艾爾文去驗有沒有性病就知道,男人有多花名遠播。
「你是很久沒有打手槍很久沒玩了吧?」也算是栽了個跟頭,里維進醫院後從來沒注意過已經是名醫的艾爾文,而是直到他紆尊降貴來到急診部門才熟的,雖然那個熟也差透了,因為男人來不到幾天,所以單身或不是單身的護士幾乎給睡了。

「啊啊真的,自從有了里維、我好久沒有盡情的──嗚啊好痛。」里維用力拉了艾爾文的臉皮轉了轉,嘴裡雖然哇哇叫、但臉上還是笑著,「好啦好啦不鬧你、我只是心疼你。」
那雙不需要幾秒就可以電掉病患、連脾氣倔降的老太太都可以馬上像少女般開花的雙眼看著自己,里維想著那雙眼真的是夠犯罪的哪天應該把眼皮縫起來。
「不用心疼、不是計劃好了嗎?」下個月、兩人都會休上十幾天,已經計劃到度假勝地好好偷懶,「你還是乖乖把工作做好吧。」知道艾爾文是為了自己加重工作量的、不然以資歷只要輕鬆地等病患上門就好,何必辛苦地在急診內來回奔走,揉了揉男人被自己捏紅的臉頰,有些心疼看他的黑眼圈。「好了、吃飯吧。」

「吃飯前、我想要獎勵。」口氣裝成孩子、知道里維喜歡孩子、第二專長是兒童醫療,「里維醫生、親我一下。」
「你這個白癡。」罵是罵、里維輕吻上男人的臉、吻過眼下的黑眼圈,又吻上而頭。「乖乖、史密斯小弟弟,要準時吃藥啊。」
「呵呵呵。」只是輕輕吻上就覺得滿足了,剛交往時里維連親吻牽手都顯得有些笨拙,能進步到主動獻吻已經夠讓人滿足。
當然、如果他能夠主動獻身會更好。
「你腦袋在打什麼怪主意?」走回對面的位子,拿起叉子看艾爾文笑得花癡的樣子,大概猜得到他腦袋裡的思考迴路。「快吃點東西去睡吧?我等一下要去醫院了、再不趕快吃要自己收拾喔?」
「嗯嗯嗯。」又傻笑看里維露出皺眉、但又寵溺過頭的淡淡笑意,艾爾文忍不住又想像個孩子,被他碰觸寵愛。

義大利麵吃得很快、兩個人沒有多交談、在艾爾文乖乖刷牙要躺回床上前、看里維已經穿好衣服準備出門,心底有些癢癢的。

「我要走了。」轉頭看男人懷裡抱著枕頭,一臉準備上床睡覺乖孩子的模樣,但那雙眼睛、怎麼看都像發情的雄性。
啊啊這雙眼睛。
里維瞇著眼、最終還是走到床邊,手輕撫摸艾爾文的臉,兩個人安靜的對看幾秒、里維手搭在艾爾文腰間、一面拉開浴袍、低頭吻上男人的腹部。

「里維。」看著他耳根羞紅的樣子,在看他握住自己的慾望,還好是剛洗完澡,不用被罵著要去消毒、很快的、慾望被里維的手托著、送到嘴哩,那個有些發抖的身體、眼睫毛微微煽動的樣子,還有那嘴裡的濕潤和溫度。

沒有時間插入、在艾爾文伸手要撫摸里維的身體時,聽到他靜靜嘆息、在含著的狀況下含糊地說著,隱忍的將雙手放在身邊,感覺里維的手指在根部滑動、那個對於性愛羞澀的模樣、很難想像在急診室時、什麼都看過、發生什麼事都處之淡然。
對於里維的嘴來說、自己的有點太大了。

聽他哼聲帶著難受的吞吐,艾爾文溫柔地看他不時抬起眼、想要確認自己是否舒服的目光、鼓勵的點著頭,聽著濕潤的聲音和不時難受喘息的呼吸,有些忍耐的、知道不能讓他太辛苦,艾爾文放棄和他的出入一同律動、很忍耐的,感受他口腔內的溼熱,很久沒有和里維做愛了、也早就放棄和拋媚眼的小妞和投懷送抱的女人來上幾發,沒忍耐多久就將體液射在他口中。
看里維瞇著的雙眼帶著淚水,聽他抽著鼻子好像要哭了、手指滑過他的喉結,就看里維溫順地抬著頭,順便將手中的東西吞嚥下肚。

「你要遲到了、再不走、就不用走了。」艾爾文你要忍住、在腦中默背著數個困難的醫用德語、看里維張開嘴,有些不規律的喘息,最後在氣息平靜後,微微張開嘴看著自己、像是要要點獎勵。
最後又熱情的吻了他。

艾爾文你要忍住。
口腔裡有著自己射出的體味、但更多是讓人喜愛的、屬於里維的味道,激烈的吻著、抓著對方的背,艾爾文腦袋裡突然開始想著下一篇論文發表題材的排序內容,直到里維在懷裡好像心滿意足,頭蹭了兩下站起身將衣服整理好。

「嗚啊、什麼時候獨立出來開間小診所──」在大醫院就是不能說幹就幹啊、艾爾文心中又再默念希波克拉底誓詞,看里維臉上的紅暈漸漸退去,看著自己。
「大概在拚個十幾年吧、史密斯醫生。」里維的聲音帶著冷靜,艾爾文想到在醫院擦身而過的樣子。
「你也是史密斯、不是嗎?」
在里維轉身離開時、艾爾文頭埋進枕頭、哀怨地叫著。


是的、兩個人早就在同一個戶籍之下。
里維‧史密斯醫生,今天也在急診室裡忙碌地走動,努力的面對突發狀況。